墨西哥第一华人中文网,引领华人数字媒体
设为首页   收藏本站
网站首页 墨西哥华人联合会 新闻中心 墨西哥华人论坛 中墨企业交流 分类广告 墨西哥地图 人在墨国 故乡亲情 墨西哥商情 活动报道

“偿二代”加速保险业市场化改革创新

2017年11月22日 16:55:41 来源:

 12月2日,保监会副主席陈文辉召集“产寿再”共十余家保险机构一把手就“偿二代实施方案”征求意见会。据21世纪经济报道援引与会人士称,陈文辉在最后总结时建议明年可试运行。这意味着备受关注以风险为导向的“偿二代”体系,已由建设阶段开始转入运行阶段。

  “偿二代正式实施后的影响将利好优质保险公司。以风险为导向的监管将不再以保费规模论英雄,风险管理能力将直接与资本要求挂钩。”安永保险行业亚太区主管合伙人赵晓京对《中国联合商报》表示,无疑将给整个行业带来更多的创新动力(310328,基金吧)和转型契机。

  创新风险管理

  所谓的“偿二代”,则是以风险为导向的偿付能力监管体系。保监会于2013年5月发布《中国第二代偿付能力监管制度体系整体框架》,根据保监会的计划时间表,“偿二代”将于2015至2017年间建设完成。

  据了解,在试运行期的过渡阶段,保险机构虽按“偿二代”标准报备,保险会则仍按现行标准执行监管,以便保险公司及时调整再保险等业务、投资、增资和融资安排。

  在“确保偿一代和偿二代的平稳过渡”的总原则下,刘文辉明确表示,“如果良好则可提前实施,若有问题也可延长过渡时间。”

  事实上,风险为导向的绩效考核体系在“偿二代”的监管体系框架下,利用不同的指标体系,将风险纳入考核体系中,更有助于各项管理工具的落实。

  安永在其最新发布的调研报告《2014保险行业风险管理白皮书》指出,保险行业在风险管理层面上的改革或将随着偿二代的试行而拉开。

  该报告统计了73家样本公司的风险管理工作情况,受调查的保险公司普遍认为为了配合偿付能力二代体系的实施,行业公司最应在全面风险管理体系建设和经济资本计量体系的建设方面做好准备工作。

  赵晓京认为,第二代偿付能力监管制度将通过细分和科学计量风险,增强风险与资本要求的相关性,便于监管部门和公司掌握不同业务和产品的风险程度和资本消耗状况。

  在他看来,保险业将出现结构性分化,对于风险管理水平差、资产组合都是高风险、资产负债不匹配、业务质量差、承保风险非常大的保险公司提出的资本要求将会高于资产组合、风险管理水平都很高的公司。

  众所周知,风险管理一直是金融行业不可回避的话题,身为金融行业中的一员保险业亦是不能例外。保监会早在2012年3、4月份的时候就启动了偿付能力二代体系监管机构的研究,也就是业内所熟称的风险导向的偿付能力监管机构。

  “你可以认为保监会启动这个项目比我们银监会、证监会都要晚,但是有一个特点,我们经常叫后发先至。”安永精算和风险管理团队高级经理姚卫东对〈中国联合商报〉介绍说。

  实际上,偿二代与银行的巴塞尔体系如出一辙。其相比偿付能力一代却有本质区别的,主要体现在对保险公司的资产和负债的评价不一样,以往是一个法定的评价标准,现在则从会计标准的角度出发。

  加之,目前保险公司最低资本的计量,是直接跟监管机构认为的保险风险、市场风险和信用风险等三大风险挂钩,业内称之为标准法的测算。“当然保监会其实是希望保险公司的精算部、风险部开发一些高级手段,能够量化我们的一些风险。”姚卫东解释说。

  保险公司在量化风险管理的同时,也为偿二代的提供了监管对象——风险分类监管,风险评价以及专项风险治理。

  “其中最大的亮点,就是我刚才所讲的后发先至中的这个先,就是保险公司的风险管理水平的结果。”姚卫东介绍说,比如保监会要求进行评分,将直接影响到这家公司最低资本要求,如果影响了最低资本要求必然会对公司偿付能力产生影响。

  按照目前保监会的要求,如果评估得分为80分,保险公司的偿付能力不会因为风险管理水平的高或低有所影响;但是如果低于80分,对最低资本的要求将会增加;如果高于80分,则相应的去减少最低资本。

  “这对于保险公司来说是一个非常大的一个驱动因素去做好它的风险管理工作,如果风险管理水平好的话,它会有更多的资本金去放到我们的投资资产当中去。”姚卫东表示。

  据了解,上述评分结果是参照统一的风险管理评估表来评定,其中包括来自于保监会要求的七大类风险,包括保险、市场、信用、战略、声誉、操作、流动性。

  “这基本上就是说从一级风险的角度把我们整个中国保险市场上经营机构面临的风险进行了主要的方向性的指引,这是一个评分纬度。”姚卫东说。

  加速市场化改革

  即将到的2015年,对于保险行业来说,是一个当之无愧的“市场化改革元年”。

  业内所聚焦的是明年集中的多项改革:寿险的分红险、万能险费率改革;产险的车险费率改革,再加上互联网带动产品创新改革,以及偿二代过渡期等。

  事实上,机遇与挑战并存。其中,偿二代的施行与市场化改革并不矛盾。

  据接近保监会人士透露,一方面寿险折现利率的测试方案就引入了终极利率的概念,长期寿险占比越高,偿付能力充足率的改善越大,越有利于公司做产品结构转型;产险车险资本要求大体成下降趋势,则鼓励更多资本用于市场化创新。

  同时,由于控制风险能力不同,保险机构可将最低资本减少10%,也可增加40%。“换句话说,当经营层再报告说偿付能力不足、需要增资的时候,股东(投资者)或许可甄别清楚究竟是规模扩张需要,还是管理层的风控能力太差而加大了资本成本。”上述人士形象的描述道。

  除此之外,“车险费率的市场化”对产险公司的风险识别能力提出更高的要求和挑战,也同样为产品的多元化提供了平台;

  企业年金税收优惠政策的出台完善了养老保险体系第二支柱的建设,也利好养老保险行业的长期发展;

  高现金价值产品的大规模发展虽然对寿险公司的各方面风险管理能力提出诸多要求,但也有利于保险公司,特别是中小型寿险公司其开拓市场。

  赵晓京认为,偿二代将更加公平的对待市场主体,无论是大小公司,新老公司,中外资,国有还是民营,都是平等的风险承担者、风险管理者,保监会将用同一把标尺衡量和监管,公平对待市场主体创新。

  近期,保监会允许保险公司发行优先股,允许保险公司在银行间市场发行和流通资本补充债券,允许保险公司以应急资本形式补充偿付能力,规范和引导财务再保险等。陈文辉称,在偿二代下保险公司资本创新的空间将更加广阔,改善偿付能力的工具也将更加丰富。

  据悉,偿二代的影响主要体现在四大板块:风险管理、投资活动、模型和报告以及业务层面。“其中位居首位的风险管理则始终贯穿于四个板块之中。”姚卫东说。

  在他看来,从风险管理角度来看,是跟偿付能是紧密结合在一起的,对投资活动、模型和报告以及业务层面都有较大影响。

  比如说一个公司的评级,大部分的评级机构会把风险文化和风险水平纳入到信用评级主体评级的体系内,还有信息系统,整个公司风险管理的文化。甚至包括业绩评估,偿二代要求将一些风险管理的指标纳入到绩效考核的体系内。

  “这个目的保监会非常明确,要从根本上推动风险管理,风险文化在一个公司中的形成、发展和完善。”姚卫东认为,一个风险为导向,开展各项经营创新的新常态将在保险业中形成。

  在这一新常态下,姚卫东建议,第二代偿付能力制度涉及公司经营的全过程,要求多个部门、各个层面共同配合和参与。

  对此,安永在最新的调研报告中提出,各公司要成立一个由董事长或总经理牵头,财务、精算、投资、合规、风险管理等多部门参加的工作小组,共同研究,共同参与。

  基于这一架构,报告认为,一方面要及时向董事会、总经理汇报建设工作的情况,分析影响和利弊,提出应对策略;另一方面,要协调相关部门,把参与第二代偿付能力制度建设与提升公司风险管理水平结合起来,夯实偿付能力监管的基础,促进公司和行业持续、健康发展。

  显然,随着风险为导向的第二代监管体系的实施,整个保险行业将迎来市场化改革创新的新高潮。

关于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广告服务 | 联系方式 | 免责声明 |

电话: Mexico: (0052-15541398916) China:0086-13822287778
邮箱: angmei888@aliyun.com
Copyright:FEDERACION CHINA EN MEXICO All Rights Reserved